首页
老人 > 老人生活 > 正文

假如这一天来临

假如这一天来临

    没有人愿意父母老去,但是这一天,迟早都会来临。是在半年前的一天突然发现父亲已经开始老了的。

    那天开车送他去超市,父亲隔着车窗向我挥手,阳光照在他的头发上—竟然已经白了一大半了。

    其实从十几年前上大学的时候开始,和父母就渐渐离得远了,工作后一两年聚一次也是正常。在我的心目里,父母永远都是我委屈了可以找他们哭诉,累了可以让他们照顾,是我想起来就觉得安心的大后方。

    我没有注意到,当我一天天长大,成熟,建立起自己的家庭和事业时,父母也在一天天地老去。直到那个早晨,我才第一次清醒地意识到或许就在不久的将来,我要开始习惯于一个全新的角色—父母的照料者。

    老实说,这并不是一个多么愉快的觉醒,看着父亲花白的头发,注意到母亲有些颤抖的双手,我感到的是一种陌生的忧虑和对岁月的无能为力。想到父母如果有一天突然病倒,更让人一阵阵的焦灼。后来和身边的朋友沟通了一下,才发现,忧虑焦灼的原来并不是我一个人。

    我们都是30多岁,生活中有大把问题等待解决的女人。在父母怀里撒泼打滚似乎还只是昨天的事情,怎么一眨眼,他们的身体就不再硬朗了、脾气就变得奇怪了呢?我们要怎么样做,才能让他们过得快乐?

    我一个朋友跟我说,她有时候会因为这个问题而失眠,“我和你还不一样,我是独生女儿,爸爸妈妈晚年要过得好只能靠我一个人,而你看,我连大一点的房子还没有买,什么时候才能接他们过来和我一起住呢?”

    另一个朋友的话更让我震撼“你能有这种忧虑是幸福的,你知道我的爸爸前年就去世了……趁着还有机会,你一定不要让自己有什么遗憾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让我想起《飘》里的情节疲惫的斯嘉丽回到庄园,想在爸爸妈妈身上找到依靠,却不得不面对母亲因为被她照顾的病人传染而病重不治,父亲也在一夜之间彻底崩溃的局面。在悲痛和绝望之中,斯嘉丽从任性的大小姐变成家里唯一的主心骨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我不希望自己如此仓促、狼狈地面临这样的转变。很快,我放弃了先前看好的高层公寓,在稍远些的位置买了一层带花园的房子—起码父母住在这里会更方便更有乐趣。我订阅了一份健康类的杂志—增加点医学常识总不会有坏处。我还为自己,为父母各买了份保险。

    几个月之后,母亲的震颤被确诊为帕金森氏综合症。这是一种不可逆转的疾病,但如果控制得好,也许不会妨碍母亲度过一个比较愉快的晚年。我知道,我也让母亲对此有了足够的了解,我们不会恐惧。

    对于这一天的到来,我们已经有了足够的准备。是的,生命也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过程,当我们幼小的时候,是父母牵着我们的手走过一个个沟沟坎坎。总有一天,会轮到父母伸出衰老的双手,等待我们的扶持。而我们所能做的全部,就是趁着还有时间,还有机会,做好一切准备。

精彩图文
猜你喜欢

© Copyright 2010-2019 益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
粤ICP备12012194号-7